断袖如伊39

苏黎世时间16点,对应着北京时间的23点。


林珩陪着楚云秀窝在床上看着她钟爱的美剧,因着张新杰需要轮换休息而叶领队“挺身而出”的原因,楚云秀已经连着打了两场擂台赛——毕竟叶修还是跟老搭档苏沐橙配合更好一些。


靠着一天加一上午的时间,楚云秀已经把Y国的选手资料分析了个透彻,一如八强赛对R国时的模样。而后就“传唤”了另一家酒店的林珩过来陪她。


坦诚说这部剧还不错,可林珩明显感觉到楚云秀有些心不在焉。


想着最近媒体对楚云秀的一些评论和期待,这大概也是楚云秀烦恼的原因之一。


在上一场对R国的比赛里,她击败了女忍者长谷川泉,外媒称她离荣耀第一女选手还差一步—— 一步叫Y国的剑客Rita,另一步叫M国的元法Alyssa.


林珩悄悄地把手探进被窝里,轻轻地握住了楚云秀的手。


楚云秀轻轻地回握,顺带捏了两把。


苏黎世时间17点,对应着北京时间的0点。


林珩趁着楚云秀去洗手间的时间,拿出了放在枕头旁的手机,定时的生贺已经发布在了微博上,林珩又转了一条微博。


林珩V:@楚云秀V 帮你艾特不用谢!祝队长越来越美,早日脱单!//言午:(楚云秀生贺曲——秀骨)感谢作词木行大大x祝我们的第一元法,第一女选手越来越美!想说的都在歌词里啦!顺便补一句木行这家伙是云秀大神的大粉丝哦( • ̀ω•́ )✧


然后将手机放在一旁,等着楚云秀出来。


苏黎世时间20:30,对应着北京时间的3:30。


林珩坐在观众席的第一排,看着从选手通道里走出来的楚云秀。


比赛已经正式开始三十分钟,而楚云秀是中国队的第三名选手。


林珩没有随着身后的粉丝们一起呐喊,而是抬头看了眼大屏幕,Y国队的第三位选手尚有41%的血量,而Y国队的第四位才是Rita——那位剑客。


“哎我们看到Chu站在通道前回头了,她在找什么人吗?”


林珩听懂了导播的这句英文,抬头看去。


隔着一整个赛场的距离,她恰好对上楚云秀的目光。


林珩笑着冲楚云秀挥挥手,楚云秀也冲她点点头,而后转身大踏步地迈进昏暗的通道内。


苏黎世时间9点,对应着北京时间的4点。


楚云秀在这场四强赛打了整整半个小时,以13%的血量,告负Rita。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她输了,没有人会忘记,她前面还迎战了一位选手——她以100%的血量,拿下了对手128%的血量。


林珩身后掌声雷动,除了给中国队下一位选手—— 一贯的王牌王杰希以外,更多的是给予楚云秀的。


楚云秀仍是挥手向看台上的致意。


越走越近,林珩看清了楚云秀的嘴唇,上面的口红淡了一些,可能是对局中楚云秀无意识抿唇的动作造成的。


楚云秀顺其自然地跟林珩挥了挥手,而林珩笑着对她点点头。


两个人的动作跟三十分钟前恰好相反,可默契却是一样的。


苏黎世时间10点,对应着北京时间的5点。


中国队拿下了比赛,以两个人头胜出。


“小珩,那边谁赢了?”备战室里,楚云秀看着飞奔而来的林珩,顺手揉了揉对方的头,弯眸笑道。


“还没打完。”林珩摇了摇头,趁着观众等候退场的时候,她用手机查了查,另两支比赛的队伍,正是夺冠热门M国与H国,“团队赛才开始三分钟,擂台赛……双方平局。”


“平局吗……”楚云秀的手探入发间,理了理国家队队服的帽子,“那H国的优势大啊……也好,老对手了。”


“车子来了!”


不知道是谁这么喊了一句,备战室里的选手们陆陆续续地走了出去,后门果然已经停了好几辆车子。


“我走啦,”楚云秀不紧不慢地跟在国家队的众人后头,突然回过身冲林珩挥了挥手,手自然垂落停在林珩的脸颊边,食指和拇指微张轻轻一掐,“别跟着我啦,去找李华他们吧。明天要记得我的生日礼物呀。”


“云秀姐,”林珩无奈地揉了揉自己的脸,“你今天都掐了好多回了。”


“暖手呀,”楚云秀不以为意地回答着,观众席的待遇可不比备战室,林珩的脸被热得通红,掐起来却是暖的,柔和得一塌糊涂。她将手插回外套口袋里,食指拇指在口袋里轻轻捻了捻,仿佛还带着刚刚的触感,“回去早点睡,乖。”


“哎,沐橙姐还没跟云秀姐你说吗?”林珩弯眸笑笑,走快了几步与楚云秀并肩,手勾住楚云秀,“今晚我和云秀姐睡哦。”


楚云秀一愣,却不是因为自家闺蜜一时兴起的提议,而是因为林珩勾过来的那只手——比起林珩挽着她,她好像更适应反过来,恰好林珩也高她那么几厘米。


或许是林珩也有同样的想法,走到车前,她自然而然地松开了手,等着楚云秀先上了车,自己才上去。


没有人问为什么苏沐橙去了另一辆车,林珩和楚云秀就安安静静地占了最后面的位置,前面只有寥寥几人在说着话,林珩闲来无事也就这么听着,旁边的楚云秀早已睡着,头靠在林珩的颈窝处,温热的呼吸洒落在脖颈。


苏黎世时间11点,对应着北京时间的6点。


“云秀姐,M国赢了哦。”林珩听到浴室传来的推门声,侧过头去对着楚云秀笑道。


“哦?”楚云秀就简单地穿了件睡袍,解下头上的头绳扔在一旁,理了理有些乱的发丝,“那就来看看谁更强一点吧。”


林珩笑笑,知道她说的是艾丽斯娅,手机放在腿上,她侧着头看着楚云秀规规矩矩地坐在梳妆镜前,给自己贴上面膜又拿起护手霜。


“今天涂护手霜了没?”楚云秀刚掀起盖儿,就想到了身旁人,抬眼看着身旁人脸上不变的笑容,就知道了答案,“伸手,虽然除了基础训练以外没做什么其他训练,但每天还是要涂的啊。”


“是是是。”林珩乖乖地伸出了手,楚云秀低下头将护手霜挤在她的手心,林珩借着身高的优势看着她,不自觉地微笑,“云秀姐你看了微博没有?都是对你的祝福啊。”


“你发了祝福没有啊?”楚云秀拖长语调问道,语气像是在跟小孩子说话,又像是撒娇。


“发了呀。”林珩捧起楚云秀的手机,像是在邀宠,“还听到了一首很好听的歌,嗯,其实唱得倒是一般,但我觉得词填的特别好。”


“嗯,好,那我一会儿听。”楚云秀接过来,逐一回着联盟其他人的祝福,最后还不忘发一条微博感谢大家。


期间林珩早已挨着她坐下,插上了耳机还体贴地为楚云秀带上了一只。


“有这么好吗?”楚云秀看着林珩如此郑重的行为,不禁问道。


“词特别好。”林珩不留余力地夸赞着,“歌名也取得特别好。”


轻轻按下播放键,清越的水流声仿若要从耳机里涌出来,楚云秀一愣。


她刚出道那会儿也爱听给自己的同人曲,只是听来听去总是那些或激昂或沉重的配曲,一首两首还好,多了也就倦了。她已有几年没有听过这些曲子了,她总觉得那些曲子该叫“烟雨队长同人曲”,而不是“楚云秀同人曲”。


她下意识地翻看下面的歌词,一句一句地看,任耳机里的女声不紧不慢地唱着。她其实没怎么听女声唱了什么,只静静地翻着歌词,有时看到一句歌词,她还会顿在那里久久出神。


楚云秀自己也数不清,她究竟停顿了多少次,她只觉得自己的喉咙有些干涩,像是久旱未逢甘露,却有一人踏着清越的水声而来,字字句句,比那甘露还甜美。


有人说,人这辈子,最害怕突然把某一首歌听懂了。


而现在楚云秀被一首歌听懂了。


大概是最幸运的一件事。


有那么一首歌,曲子贴近你的味道,旋律适合你的风格,字字句句都是你。


前者唱的是世间百态中较为寻常的一例,后者唱的是就是你,简简单单一个你而已。


林珩仔细地盯着,不是楚云秀出神的模样,而是播放器上的分秒,她在心底默数着,适时取下了楚云秀耳里的耳机,拿着停顿在空气中,却还靠在楚云秀耳边。


林珩轻轻贴近楚云秀的耳朵,“我喜欢你。”


这四个字和歌曲里旁白的四个字重合在一起,在楚云秀耳边炸开来,她愣了几秒,没有去回应,将歌词拖回道“我喜欢你”那四个字上,又听了一遍。


那是林珩的声音。


楚云秀像是不敢相信一样,把那句话反反复复听了好几遍,又突然拖到最上方,看着旁白和词作那两处。


词作:木行

旁白:木行


楚云秀从头至尾翻了一遍歌词,过的速度很快,林珩坐在一旁,早已将耳机塞回楚云秀的耳朵你,就静静地看着她,她知道楚云秀在找什么,无非是其他的旁白句子。


可是没有了。


就这四个字。


林珩只为这首歌配了这四个字。


她知道,楚云秀也知道,那就是楚云秀最想听的四个字。


“木行,”楚云秀转过头来,差点撞上林珩的鼻尖,呢喃似得重复了一句,“木行?”


“加上偏旁。”看着楚云秀出神的面庞,林珩其实有点想笑,不过她忍住了,用尽可能轻柔的语调回答着。


“木行……木行……”楚云秀像是小孩子护着糖果一般,紧紧地抓着自己的手机,手机有些发烫,楚云秀却觉得自己右手的食指拇指更热一些——那是她掐林珩脸的两只手指。


“林珩?”

“嗯。”

“林珩。”

“嗯?”

“我喜欢你。”


 -破10W字了这文.总算是告白了.

评论(1)

热度(7)

©亭百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