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如伊51

一部分烟雨粉最近一周觉得自己脸有些疼。

烟雨在第六场以前的比分相当漂亮,五、六场对上嘉世和日耀更是拿了10:0的好成绩,一度在排行榜上到了第三名的位置。

于是他们膨胀了,相当相当膨胀,然后现在被扎爆了。

第七场比赛对上霸图,明明是烟雨的主场,却只在个人赛上拿下两分。

相比起之前屡战屡胜的战果,这个成绩简直丢脸得不行,而且脸还丢在了自家地盘。

排行榜上那竞争多激烈啊,第七场比赛一结束,烟雨的排名就掉到了第七。

而造成这样巨大差距的原因,是团队赛的全面溃败。

林珩姚殊这对无往不利的组合并没有支撑太久,七场比赛出场了四场,就被人抓住了破绽。

张新杰的缜密指挥和霸图以韩文清为首的攻手们生生把烟雨的阵型撕开了一个口子,然后在里面肆虐——他们甚至专门盯着元法骑士这对组合打,用霸图粉的话说就是“打到对面没脾气”。

一力降十会,有时真就是这么无奈。

尽管九赛季以来霸图的风格已经趋向防守,但这次他们还是用实力证明了,他们的本质风格并没有变。

只要他们想,随时都可以换上那套“最霸图”的打法——更别说这次的目标是两个新人。

记者会不是问题,记者们对两人还算温和,更多地去设想其他几位亮眼新人的新秀墙;粉丝也都捂着脸表示了理解,希望尽快做出改变。

但温嫄还是很心痛,有些事情来的就是那么猝不及防,她的计划还没来得及实施完毕,就已经不再可能取得最好的结果。

更让她生气的还在后面,本周是第八场比赛,烟雨的魔鬼赛程远没有结束——蓝雨战队。

而且是客场。

按往常来说,周六的比赛,周五比赛名单就应该由俱乐部交给联盟。而在此之前,名单自然是由队长交给经理。

温嫄早早地就接到了楚云秀发来的邮件,林珩和姚殊的名字各只出现了一次,都在个人赛里。

团队赛里他们的名字,被换成了舒可欣和孙亮,第六人也不是白祁,而是舒可怡。

这本该是烟雨团队赛的最好组合——在林珩姚殊的配合尚不完善的情况下。

早在楚云秀纠结的时候,林珩就委婉地提醒过她经理的态度,但楚云秀的这份名单拟定地很坚决,也因此格外清楚面对的后果。

这份后果她早在国庆的那个假期里就有觉悟了。

“楚队,我不会同意这份名单。”

楚云秀不太清楚面前的女人怀着怎样的心理喊她楚队的,如果要她自己猜的话,可能是一种“朽木不可雕也”的气愤吧。

真是可惜,我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也知道你想把烟雨雕刻成什么样子。可我不能,不能再由着烟雨按照你的期望走。

至少内里,它该有点别的什么,比如对荣耀的热爱,比如对胜利的单纯追求。

训练室里很安静,从没有这么安静过,自家队长和俱乐部的矛盾根本就是摆在明面上的。普通员工是不知道,但战队成员们清楚得很。

但温嫄这么风度尽失地闯进训练室还真是第一次。

“楚队,不妨为小林小姚考虑一下,”温嫄似乎还没有撕破脸的想法,眼见着队员们三三两两地围在楚云秀身边,温嫄心中更是诧异,但她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这件事绝不能妥协,不仅关乎到筹备了许久的计划,还关乎到队内地位的问题,“他们才刚刚撞上……那什么新秀墙,这才第二场比赛,就避而不战,他们会面对很多流言蜚语。如果让粉丝误以为他们怯战,好不容易攒起的粉丝又要流失了。楚队也为小林小姚考虑一下啊,我对大家很有信心,现在损失的几分,很快就会补起来。”

“当初不是说好战术权都交给队长吗!”舒可欣撇了撇嘴,她很不喜欢温嫄这样的干涉。

温嫄诧异地看了她一眼,她对这个姑娘有相当程度的了解,她向来只帮认可的人说话。微一皱眉,温嫄的声音沉下去几分:“这种事情俱乐部当然有俱乐部的决断。”

“温经理,这不是怯战,这只是一种战术。”李华温声道,他很清楚楚云秀这次的决心,甚至很清楚这份决心的原因和由来,“我们的成绩如果能再回到第三,想来粉丝们也会安心不少。”

“副队,”对于李华,温嫄的态度还是好了很多,“烟雨接下来的赛程,想回到第三,恐怕有难度吧。不如借这个机会给粉丝一种逆难而上、向死而生的感受。再说了,多让小林小姚打团队赛,对发现他们组合的问题,也是有帮助的。”

在场的除了姚殊这个完全对这些事儿没概念的人,其他人多少都知道温嫄如此坚持的理由。偏偏他们队长就撑着脑袋坐在那儿,也不发话,垂着眸,似笑非笑。

眼尖儿的几个还发现了楚云秀今天的妆容很整齐,只有林珩知道楚云秀今天起得特别早,至少她还在床上晕晕沉沉时,就已经瞥见了镜前的那个身影。

楚云秀其实对化妆品特别感兴趣,哪怕是平日里训练也要抹上一层。

可那只是淡妆,依着正常起床的时间,楚云秀完全能搞定。于是林珩揉揉眼睛,从镜中恰好看见了楚云秀。

林珩笑说真是好运睁眼就看到美人儿,却没想到美人儿迤迤然挪着步子过来吻了她一下,舔了舔嘴唇笑道果然是甜的。

然后楚云秀回到镜前翻找她代言的那款口红——她并不喜欢广告牌上的那个色号,但如今她觉得那正是最适合今天的颜色。

林珩把自己裹在温暖被窝里,看着楚云秀在镜前涂抹,像是即将出征的将军在整理军队一样,井井有条。可偏偏她又那么好看,手指扫过面颊的动作轻柔到像是在跳舞。

林珩本还想再聊聊那份名单的,不知道是因为楚云秀郑重以待的模样,还是因为刚刚那一个吻,林珩把想说的嚼烂了吞进肚子里。

而现在,林珩就站在楚云秀正后方,她一低头就能看到楚云秀的长发,黑色衬着薄荷绿的队服,格外赏心悦目。她不时听着温嫄的话,心底有些后悔早上的未开口,不时又盯着那头长发,想着早上亲吻时似乎它正好蹭过自己的脸颊。

然后温嫄就走了。

对,她走了,不过不是因为妥协,只是因为封信远来了电话。

温嫄只匆匆忙忙留下一句“要看到新的名单”,就大跨步带着风离开了训练室。

“训练继续。”楚云秀似乎真打算和温嫄对上,门还没彻底被关上呢,就听到了楚云秀这么一句,像是逐客令。

“队长,”姚殊本来站在所有人的最外围。其余人都或向后转或向前走地回到了自己的位子,只有姚殊一个人站在那儿,等着所有人撤出他的视线后,才开口,“下一场比赛我想出场,团队赛。”

“哈?你什么意思啊!现在让队长改主意,那不是等于打队长的脸吗!”白祁已经叫出来了,脸上有几分不可置信。

“我说的是对三零一那场。”姚殊看都没看白祁一眼,继续往下说,“我昨晚看了几场许斌前辈和白庶前辈的比赛视频。本来只是想看看骑士怎么在个人赛怎么发挥,但是却……”

“找到了一些团队赛上的灵感?”李华当然也关注着这边的情况,第一时间帮他补全了话。

“是的,副队。”姚殊很认真地扭过头去,点点头,“我想上,我想看看实战能不能再发现些什么。只是看视频的话,抓不住那种……感觉吧。”

“我认同你的想法,但是我不能答应你。你知道为什么吗?”楚云秀坐在椅子上,明明是抬着头仰视姚殊,气场上两人的地位却要反过来。

林珩就坐在楚云秀对面,很轻易地就能看到楚云秀下颚漂亮的弧线,和说话时一张一合的嘴唇。她的气场已经练到收放自如的地步了,哪怕她现在仍旧画着明艳的妆容,却无端让人感受到几分柔和。

“看来你是知道的。”楚云秀笑了笑,眸子弯成了月牙状。

看来你是知道的,我们是一个团队,你的请求事关烟雨战队团队赛的五分,我可以给你举赞成票,但你还需要其他人的同意。

因为我们是一个团队。

“可以啊。不过给你一场比赛,你又能做到什么程度呢?”孙亮稍微调整了座椅的角度,以便能直视姚殊的双眼。

林珩小小地“咦”了一声,这个姿态像极了姚殊刚来的那一天。只是这一次,孙亮是寻衅者。

姚殊突然笑了,他正式加入烟雨后已经很少再这么笑过了,很勾魂,也真的很气人。

“我喜欢你的乐观。”姚殊把“乐观”两个字咬的极重,“也希望你之后还能乐观下去。”

“等我撞碎这堵破新秀墙后。”

林珩眯了眯眼,随手拆开手边的一块巧克力塞进嘴里,巧克力的苦味瞬间在口腔里蔓延着。

说得挺好的,她想。

在我撞碎这堵破新秀墙后。

评论

热度(3)

©亭百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