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如伊52

温嫄没有再来过,楚云秀最初制定的那份名单直接被交到了联盟,作为烟雨本场比赛的出战名单。


应该说是上一场了,对上蓝雨主场,烟雨相当正常地输掉了比赛,只在擂台赛拿下了两分。


本来就挂在第七名的烟雨,直接退到了第九名,与百花并列。


而两周前烟雨的第三名,已经换上了蓝雨。如今的排行榜上,霸图战队领跑——任谁都能看出韩文清、张佳乐两人破釜沉舟的决心。紧随其后是轮回,并不令人意外。值得一提的反而是蓝雨,比起还在被热议的十一期新人们,卢瀚文早已跳出了新人的圈子,表现可圈可点,完美执行蓝雨团队赛主攻手的任务。


微草、呼啸、虚空、三零一度、兴欣五家占据了前八名。


微草强势依旧。


呼啸的唐昊则因世邀赛成长了许多,连带着呼啸的状态也是出人意料地好。


论双人配合,虚空的双鬼拍档已然站在荣耀的最高点。


即便有世邀赛供各家大神们见识国外选手,面对三零一的战术时,还是有些头疼。


兴欣倒是和上赛季一样沉浮,失去叶修失去散人对兴欣不是没有影响的,但能排在第八位已经很说明问题了——兴欣是一支团队,不会因为少了谁就分崩离析。


各家战队的话题谁都不比谁少,无论是个人还是团队。经过了一场世邀赛,荣耀这项竞技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认可,它也正向着更好的方向发展着。


反倒是赛季开始关注度就最高的烟雨,现在陷入了尴尬的境地。你说楚云秀世邀赛表现亮眼吧,那是两个月前的事情了。你说烟雨新人出色吧,不巧人家两个一起撞新秀墙。你说烟雨其他人吧,不是内行还真看不出他们状态有多好,在多数媒体评论上,他们只得到了“表现不错”的评价。


而这次林珩、姚殊团队赛的缺席也正如温嫄所料,不乏有黑粉嘲笑烟雨和楚云秀的再一次“退缩”,但烟雨粉丝们都坚定地站在了自家战队的一方。


原因好像只是一条微博。


烟雨战队V:等你们。[图片.jpg]


图片是站在大楼外拍摄的,甚至有些模糊不清,诸多粉丝纷纷猜测照片来源是李华李副队,并向李华表示了善意的嘲笑。


照片只拍到了高楼的其中两层,唯有一处亮着灯。这条微博没有艾特谁,但意思不言而喻。不少粉丝都转发了这条微博艾特了当事人,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甚至在所有职业选手一周内的微博评论下,都找不到他们的身影。


像是在闭关修行一样,除了比赛和记者会,潜进了世界最深处。


而这样的“不回应”,仿佛是最好的回应,宣告着他们一定会回来。


楚云秀在观察了整件事的走向三天后,故意去宣传部晃了一圈,发现都是熟面孔没有添什么“高人”后,就肯定这件事和自家女朋友有关——她没有看不起宣传部的意思。


好吧,她就是看不起。


而林珩很快在楚云秀得意的小眼神中缴械投降了,就差高举双手哄说是是是云秀姐姐您真是机智聪敏这么不明显的事实都被您发现了。


事实上场面并没有这么欢乐。林珩相当大方地承认了自己的所为,也承认温嫄的妥协有自己的因素在。她看着楚云秀,手突然不知道该往哪儿放,像个犯了错等待着大人批评的小孩子。


“我不过是,以她喜欢的方式让她发现了更好的选择。”比如说发这条微博。


楚云秀本来还在笑的,听到林珩坦诚的话愣了愣,叹了口气——林珩本以为楚云秀不会喜欢这种行为,可她只是伸手搂住了自己的脖颈。


“早就知道你是个小怪物的。”楚云秀说。


“嗯,是啊。”林珩甚至不需要伸手回抱楚云秀的腰——抱不抱其实是一样的,反正不会拉近她们的距离。两人本就是相贴的。


林珩稍稍低头,还是抱住了楚云秀。宿舍里的空调该死的冷,连带着楚云秀后腰的衣料也是格外的凉。


“辛苦了。我说真的。”楚云秀背对着门,她的眼前除了少许林珩的头发,就是林珩整齐的书桌,左边堆放着学习资料,右边放着荣耀相关的笔记,“这本该是我解决的问题。”


楚云秀没有去问林珩的过往,尽管她很好奇——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但不是每个家庭的孩子都会成为林珩。


林珩是她的心上人,对于楚云秀来说,是人还是小怪物这并不重要。


重点难道不该划在“心上”二字吗。


“我也不喜欢她。”


林珩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闷,在楚云秀听来有点像撒娇,楚云秀直接笑了出来,而后她隔着薄薄的一层头发吻了吻林珩。


也许她和林珩真的是倾盖如故的关系,楚云秀飞快地就明白了林珩说的是温嫄和她表达的意思。


为什么是“也不喜欢”?因为你不喜欢她,她又让你不高兴,所以我也不喜欢她。


本该是及其幼稚及其浅薄的逻辑,楚云秀却很高兴。不需要一部多精彩的电视剧,不需要体重秤上多令人满意的数字,就一句话一个态度,楚云秀就很满足。


谈恋爱真的是件美好的事情,尤其是跟契合的人。


“我还做了一个决定,想要得到你的支持。”林珩的手还搂在原位置,原本冰凉的衣料早被手掌的温度捂热。这种感觉挺好的,感受着温度差一点一点缩小,直至同步。


“嗯?”


“我打算退学了。”


“好啊。”楚云秀没有劝说,哪怕她知道这个姑娘为了兼顾荣耀和学业付出了很多,连带着减少了和家人和朋友的相处时间。

“都不打算劝劝我?”


“你不是希望得到我的支持吗。那我就支持你。”楚云秀觉得这个时候看着对方的双眼比较有氛围,像是电视剧那样,但她又相当眷恋这个拥抱,胜过之前的每一个吻。


林珩的身体颤了一下,楚云秀能很明显得感受到这一点。不过这种颤动是笑出来的。她很任性地讲起了放弃学业的原因,而楚云秀就安安静静地听着并将她搂得更紧了,当作回应。


“周末跟许子妍聊天啊,嗯……就是秀骨那首歌的演唱者。发现她学的内容比我自学的快了几十面,速度堪比开火箭。难度也有很大的区别。更别说我还在重点班了,去了应该就只能垫个底当做送同学的见面礼了。”林珩的声音本就很干净,这么轻声说话像是只猫咪在人心口挠了一下,“最重要的是,荣耀很有趣啊。它值得我为它放弃我的学业。”


“嗯,它值得。”林珩的书桌中央放着两三张账号卡,几张正放着,荣耀logo在背景颜色的映衬下亮的夺目。有两张却是倒扣的,背面分别写着账号卡的名字。


风城烟雨,夕夕成玦。


仿佛就是不久前,那儿也倒扣着两张卡——风城烟雨和木垅堆。前队长走得很干脆,把所有荣耀的相关资料留下后,就带着一张全新的账号卡离开了。


而楚云秀几乎再没登过木垅堆,至今仍停留在五六十级。她当然玩过别的小号,比如夕夕成玦,可她就是没想过把木垅堆练起来。


之前是因为害怕,害怕透过木垅堆看到那个曾经无畏无怕的自己;现在则是全力为冠军努力着,没时间去在意木垅堆。


楚云秀突然觉得今天挺不错的,虽然今天是周一,下午有个令人厌烦的例行会议。


“想想还有些遗憾,还以为到时候我参加成人高考可以和你一起学呢。”楚云秀有些唏嘘。


林珩在楚云秀看不到的背后挑了挑眉,不光是因为世邀赛时那个“学霸”的言论,还因为楚云秀这句话无意透露的其他讯息,最后她还是什么都没说:“想学什么?”


“之前想学室内设计,后来在犹豫,要不要拯救一下李艺博潘林两个。”


林珩笑笑,接着楚云秀的话聊。心里却反复推算着几个时间点。


难道说,楚云秀已经准备要退役了吗?

————————

木垅堆云秀——《题义门胡氏华林书院三首》


评论(3)

热度(3)

©亭百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