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如伊55

在下.根本不会写感情戏.
哭泣.
——

门被轻轻带上。

“要说点什么做铺垫吗?”楚云秀是先进门的,此刻她转身,队服衣角只堪堪随着她在空中打了个转。俱乐部到宿舍不过两三千米的距离,两人却沉默了一路。

说不吃惊肯定是假的,林珩绝没想到楚云秀会是先开口的那个人——她甚至在脑中过了千百种让楚云秀好受些的开口方式。

现在却全都用不上了。因为楚云秀的先开口,因为楚云秀出人意料的勇敢。

“不了。”最后她说。

林珩顺势靠在门上,楚云秀的习惯向来很好,一进门就先打开灯,只是今天的灯少开了一盏。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林珩看不太清楚云秀的脸,空气中也平添一股肃然。

“为什么,要策划那种......主意?”楚云秀似乎找不到什么词去表达她的不喜,顿了会儿只是用“主意”去形容。

“几张照片就能解决的事情,也不需要选手出面配合,不会浪费训练时间。”林珩是真的不解,她自认找到了平衡宣传和游戏的方法,即使之前就猜到了楚云秀的态度,但她仍然选择做,“同样能取得最好的宣传效果,与其让经理乱来,不如我来。”

“你大可以不参与这种事。”楚云秀内心深处有点动摇,她能意识到林珩这样做不失为一个好的解决方法,“态度摆到明面上,她自然会退让。”

“我不参与这种事?”看不到楚云秀的脸让林珩有些烦躁——她向来习惯依靠表情去揣摩,语速也快了不少,“如果是队员自己愿意配合的呢,第十赛季的舒可怡舒可欣?如果不是她们被事实击碎了幻梦,谁知道会如何。”

楚云秀差点就想说“幻梦的击碎是必然的”,但她及时打住了——烟雨已经算是浪费了一个第十赛季。职业选手可没有那么多年可被浪费。

她突然想起了鲁奕宁,那个之前总被他们戏称“小宁”的羞涩小伙子。他确实是因为姐妹花的到来被挤走的。但楚云秀也清楚鲁奕宁并不喜欢烟雨的这套商业模式。

从他的微博来看,他在雷霆还不错,也许离开烟雨对他来说也算件好事,楚云秀有些恍神。

而对林珩来说,她只能感受到楚云秀的沉默,只能感受到自己心底堆积的越来越多的烦躁。她真的太累了,姚殊经过和三零一的一战,每天是近乎痴狂地拉着她训练,偶尔松懈下来抬眼却是对面人的失神。

她有点累。

也许不止有点。

“没有如果。”楚云秀的语气依旧坚决,她只靠着她的思辨能力在和林珩对话,内心却在思考她的态度。

到底是为什么呢,这种手段之前也经历过,为什么就没有这次的烦躁呢。

“是没有如果。”林珩竟然点了点头,她现在更厌倦了,厌倦于这种无意义的争辩,却又因为想维持这段关系而不得不继续下去,“云秀,我们的分歧,好像根本就不在这儿。”

“这个方法是挺不错的,你厌恶的是决策者——决策者是谁都可以但就不能是我对吧?”林珩嘴角挂着笑,是她习惯的公式化笑容,楚云秀却读出了几分冷嘲的味道。

同样的,楚云秀也看不真切林珩的表情。可她无比庆幸自己眼前的一片昏暗。

“云秀,我是林珩,是你的女朋友,也许是个还不错的恋爱对象。”林珩慢慢地吐出每一个字,偶尔有停顿,下一个词却也能很快赶上,“不可避免的我们会有意见不一致的时刻。我会做我认为的对的事情,并尽可能顾及你的感受。”

“顾及我的感受,比如说直接用你的账号发微博吗?”楚云秀猛地抬头,眼神凛冽,像想把林珩从昏暗中揪出来一样。是了,不喜欢林珩背负这些事,不喜欢她参与这些自己讨厌且认为没必要的事。

林珩不答,不是没有理由去辩解,只是懒得。明明做了些什么却不肯开口,只满心期待着对方自己发现,未果后又不肯说出事实。相当幼稚的孩童想法。

她平时不是这样的。现在不是平时。

她清楚楚云秀会有的的反应,之前的打算是慢慢哄,今早起来却失了所有兴致。

显然恋爱降低的并非智商,反倒是多了那些被惯出来的习惯。

“如果你这么以为的话。”林珩最后叹了口气,一开始靠在门上的那个决定做的真对,否则她恐怕没有力气再如往常一般站得挺直,“我不是完美的,我做不到这一秒够成熟够稳重,下一秒就能根据你的需要重新变回不谙世事的少女。林珩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林珩......”

林珩的话没出口,只是又笑了笑。说来她们认识不到半年,就这样要求彼此有契合的想法,是期待太高了吗。

逻辑总是这样,正反都能说通。林珩烦躁地按了按眉间,对面的楚云秀就静静地看着她,似乎在等她说完。

“不在宿舍住需要请假吗?”林珩问。

“......不用。”楚云秀的声音有些颤抖,牵着那个“不”字转着圈从口中滑出来。

和早上一模一样的情景,楚云秀最终还是要静待着注视林珩离开。

只是这次,没有了皮蛋瘦肉粥做借口。

似乎就少了两人再多一次私人接触的机会。

“现在十一点了。”门外走廊的灯总是很亮,衬着林珩的眉眼,美好的令人格外心动。

“我打车。”林珩稍稍抬头,阴影由上至下扫过她的面庞。

她微微一点头,关上了门。

为了保护职业选手们的隐私,宿舍的门有着良好的隔音。林珩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看了眼,电量已经被刷成了红色。

她试着拨打家里的电话。

“喂,姐姐?”

电话那头是熟悉的声音,还掺杂着荣耀的背景音——她的弟弟在知道姐姐成为了职业选手后,对荣耀的兴趣是越来越高了,尤其是夜晚。

不然林珩也不会在这个点往家里打电话。

“俱乐部有点事,我今晚,”林珩顿了顿,“几个晚上吧,都在家里住。爸爸呢,在家吗?”

“我看到妈妈在朋友圈发的照片啦,我还以为她和朋友出去呢,原来是和爸爸啊。”林珩有些羡慕。到了现在,他们两人的工作早已入佳境,工作生活按部就班,比起刚入职场的年轻人,趋于悠闲。却又会在悠闲寻找制造惊喜,堪称游刃有余。

“我还在俱乐部呢,没那么快回去,不用等我了。”听着艾伦兴奋地说这话,倒是驱散了林珩心底的几分烦躁。艾伦从小被斯特林灌输了太多要保护姐姐的理论,哪怕他并不是个善于照顾人的孩子,此时也有模有样地说着往常林书乔常说的话。

“真的真的,放心吧,周日,周日就陪你打荣耀。”烟雨俱乐部处在繁华地带,起码打车不是件难事,至少通话的二十分钟里,林珩已经坐在了出租车内。

好说歹说着成功哄了艾伦去睡觉,林珩手指飞快地按下一串号码,直到一串忙音提醒了她。

不久前结束的期中考,她的好友许子妍成功以优异的成绩被她母亲收走了手机。

这个事实无疑令林珩有些失望。

她对任何人都是藏着掖着的,她的父亲对她的小习惯一知半解,她的弟弟根本不会将她与“世故”一词相联系,至于母亲——林珩至今还隐瞒着她的性向。

唯独许子妍,这个和自己相似却不尽相同的姑娘。

她没有隐瞒,也无处隐瞒。

那一次她成功了,换到了一份无比可贵的友情。

这一次她的再次坦白却失败了。

风被牵着往车窗里走,温柔得像是想拥抱你,却偷偷地溜进袖间,冻得林珩颤了一下。

明明已经做好了被拥抱的准备,迎来的却偏偏逆着想象走。

林珩将车窗摇上去,然后抱紧了怀里的外套。

真是悲哀。





评论

热度(7)

©亭百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