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如伊66

“对手是去年代表中国拿下了世界冠军的队伍,有什么想说的吗?”上场前主持人这样问自己。


当时以几句官方话搪塞过去了,现在看着加载中的游戏画面,却突然涌起些难以直说的野心。


当时的场面话说的有多和平多谦逊,现在就有多渴望胜利。


擂台赛在对方第三四顺位选手的“手软”下他们拿下了四个人头。


四比八,这就是现在的比分。


林珩深呼了一口气,赛前选图时就已经限制了国家队团队赛中常上场的选手——喻文州与苏沐橙。看到对面出场选手时,发现还顺手限制了方锐。已经算是优势很大了。


林珩、姚殊、卢瀚文、盖才捷、冯向明,以及第六人乔一帆。这是他们研究出来的,相当适合在这张图上发挥的几个职业。


“‘骷髅陵园’,这是一副刷新点很近的团战地图,很适合喜欢快攻战术的团队。”场外潘林介绍着地图,“同时对战术型的团队有一定的克制,刷新点近攻势展开的足够快的话,就可能让对手来不及布置战术。”


“我想还不仅如此,”李艺博笑得很淡定,比起之后去解读职业大神们瞬息万变的意图,他还是更适合做这些赛前就能准备好的分析,“这张图平坦开阔,一些墓碑根本够不成阻挡——对方锐的猥琐流可谓是限制。同时没有制高点,尽管足够开阔适合远程发挥,但也限制了苏沐橙在高处压制的可能。”


“啊,比赛开始了!”不像李艺博那样淡定,潘林倒是挺激动的,“果然新秀队采取的是快攻的打法!三段斩!流云竟然以一个技能去快速走位逼近国家队!流云身后是掩护夕夕成玦前进的 是个骑士......咦,夕夕成玦这速度?”


看着屏幕上速度比起卢瀚文的流云也不遑多让的夕夕成玦,潘林有些不解,李艺博却很镇定地开口了:“是驱魔师的加速符。”


“国家队的反应也相当快!”快攻战术导致局势紧张,潘林甚至来不及回答李艺博的话,便匆忙继续说道,“一枪穿云配合着一叶之秋已经杀出去了!方锐的海无量则保护着索克萨尔和石不转。”


“看起来方锐很清楚自己的劣势啊,开局暂时放弃猥琐流打法。前方交由‘双一’搭档守着,”看着国家队队内频道里的一片空白,李艺博不禁赞道,“在完全没有交流的情况下做出的一致判断,不愧是国家队,已经有相当的默契了!”


子弹先“双一”组合一步到达,流云却丝毫没有要停步的意思,一挥剑几道银光闪过,径直劈开了所有子弹。


“看来想拦住流云,距离还需要再近一些!”潘林心中默数着身位格,判断着能让“双一”尽情发挥的距离,“到......”


话还没说完,就发现“双一”并没有如预计般出现在该出现的位置——快攻战术对解说也是相当大的考验。好在他也不是一个人,李艺博飞快地接上了:“是夕夕成玦的暴风雪!在赶来的五人中,元素法师才是那个攻击距离最远的!”


暴风雪吟唱极快,也因此减速效果不算太好,依着一枪穿云这样神级角色的属性,所能拦住的不过一瞬而已。


子弹下一秒再度袭来,角度刁钻,却尽数到了是个骑士的怀中——新秀队内也许需要指挥进行调整,但林珩和姚殊二人可是相当熟悉的搭档了。暴风雪招式起手的那刻,是个骑士便对一枪穿云发动了技能“挑衅”。


这才是暴风雪真正的意义。流云先一步以仙人指路击退“双一”,而攻击距离足够的一枪穿云的子弹,偏偏被是个骑士尽数拦下。


“一波完美的配合!”潘林喊道,在这样紧张的局势中却还分配时间给一句夸赞,足见这套配合给予潘林的震惊——他根本没给予过新秀队的配合期待。


[队内]夕夕成玦:牧师加速


盖才捷的青之驱飞快地将加速符贴在牧师竹梢疏处的身上。再近一步就到了因移动速度较慢而暂时远离战场的索克萨尔的攻击范围。


“混乱之雨!一叶之秋和一枪穿云也反应过来了!一齐攻向流......”云字还未脱口,潘林就不得不改口了,“落到了是个骑士身上!是群体挑衅技能‘吼叫’!”


夕夕成玦身上加速符的早已到了时间,但姚殊的骑士并没有调慢速度跟在她身边,而是继续跟准流云。


“看来是个骑士本场不仅是夕夕成玦一人的骑士了啊,”李艺博调侃了一句,却也点出了重点,“他是全队的守卫者!”


如果不是时间不允许,李艺博真想问喻文州一句:卢瀚文是全队唯一的近战输出,偏偏还不要命似的往前冲;姚殊在这开场不过一分钟内就连着两次成为了变数,要先选定谁为目标呢?


下一秒李艺博就万分庆幸自己什么也没问。只见国家队队内频道上出现一句:


[队内]索克萨尔:夕夕


尽管夕夕成玦变回了平常的速度,但一切仍在她的攻击范围内。青之驱和竹梢疏处已经到达,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用法术掩护他们前进。


顺便掩护他们的真正意图。


抬手一个法术还未起,视角已经切换到了空中,转眼间血线已然下去了一截。


一个再熟悉不过的招式:战法75级大招斗破山河。


战矛插入地下传输魔法斗气,隐蔽地爆发袭击对手。


李艺博也飞快地认出了这个技能,不过他到底不是只会激动大喊技能名的解说,尽管他也没发现孙翔什么时候打出了斗破山河:“卢瀚文姚殊对上‘双一’组合还是挺吃力啊。居然能让孙翔有一个放大招的空当。”


[队内]夕夕成玦:一叶之秋右边


李艺博能明白的,对于场上的选手来说自然不是什么难事。只是林珩能说的也就剩下这一句了。一招斗破山河不过是开端,一枪穿云的子弹随之引进。一叶之秋一矛生生从流云和是个骑士中间刺出一个空当来。


流云想回身拦击,身前却已是海无量白色的身影——方锐刚刚可是一直躲着呢,为的就是让新秀队忽视他。哪怕地图限制了他的猥琐流,也还是变不了要阴对手一把的习惯。


一叶之秋主攻,再加上一枪穿云的偶尔扰乱,夕夕成玦几乎没有挣扎的可能。


“大意了呀。是个骑士顶在前面,后排元法就失去了保护。”李艺博感慨着,“虽然这样保护了流云,但元法作为场上的一大输出,这样损失掉还是太可惜了。”


“这!”潘林还没来得及附和李艺博几句,就看到屏幕一转——这个时候导播居然不给夕夕成玦和一叶之秋的镜头。发生了什么能比这个更重要?


只见索克萨尔身后出现了一尊骷髅,白骨手指搭在索克萨尔肩上,还挺衬他这个术士的。不知道的人第一眼看去还以为是索克萨尔银装上的新饰物。


新秀队的五位首发明明都在眼前,上一秒还在禁受他各种混乱魔法的干扰,索克萨尔惊疑地扭转视角,恰看见埋在他肩口的骷髅。


他被咬了一口。


“没有任何负面影响?”眼看索克萨尔只是血量上下去了一点点,潘林有些疑惑,对于职业选手来说这种NPC算什么呢,很快就能解决,只能造成掉血效果的话意义根本不大。


潘林还没询问李艺博,突然看见导播已经开始回放:“剑客技能的吹飞效果波及到了索克萨尔让他撞到了后面的一堆碎骨,而碎骨遭到撞击后化为了骷髅。”


“不是巧合。流云的这个剑圈是故意划歪的,刚刚林珩说的‘一叶之秋右边’正是在告诉他剑圈该往哪里歪!”


“双方指挥给定的目标正是彼此!”


不需要导播给予的上帝视角,喻文州也很快明白了真相。索克萨尔被吹飞时视角的一震,让他猜到角色必然是撞上了什么。再看这地上一具一具散落的碎骨,答案就已经很清晰了。


本以为这些碎骨只是限制走位,给战术布置造成困难。谁知道还有这个效果。


是骷髅陵园而不是碎骨陵园啊。喻文州心想。


[队内]索克萨尔:碰碎骨,形成骷髅


打字间,骷髅已又咬下一口。


喻文州看了眼自己的血线,伤害不高,不能完全被忽视但也不算什么大事。随手一招将骷髅向后推出——方锐和周泽楷的配合到底不如“双一”,气功师的正面突破能力也不如战法。


现在可是支援他俩撑到一叶之秋解决夕夕成玦的重要时刻。偏偏受到攻击时吟唱会被打断。


喻文州看了眼远处拼命协助夕夕成玦的驱魔师青之驱和牧师竹梢疏处。看来还需要方锐和周泽楷还要再撑一段时间。


抱着同样的想法,石不转腾出手来补了一招骑士的5级技能击退。


骷髅的血量没有变化。


仍停留在刚刚索克萨尔攻击后的数值。


喻文州自然瞧见了这个情况,心中暗道一声糟糕。


石不转:命中了


张新杰的确认命中让喻文州的心一沉。命中骷髅却没有一点伤害?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骷髅只会攻击自己,别人伤不到它自然不会发生仇恨转移这种事。同时,也只有自己能击杀它。


还真是公平的1v1啊。喻文州苦笑。


“索克萨尔现在一面要防着骷髅打断吟唱,一面要支援,一面还要抽空尽快击杀骷髅。很被动啊。”李艺博说道,犹豫着又委婉地补了一句,“而且喻队的攻击速度并不快。”


喻文州的手速问题人人皆知,一直以来专挑着这一点打的团队可不少。只是让喻文州陷入这样难堪局面的,也算是少有了。


可惜啊,剑与诅咒缺了一位。否则也不至于如此。


[队内]夕夕成玦:来


[队内]一叶之秋:夕夕


场上局势瞬息万变,没有时间给李艺博去叹息。


青之驱找准机会贴了张定身符在一叶之秋身上。却并不急着反攻,护着牧师越过一叶之秋,流云和是个骑士遵从指示飞快抽身去和牧师会合。


至于夕夕成玦,已经一步瞬间移动到了索克萨尔后边,高立在墓碑上面。全神贯注状态下瞬发的火之鸟掠过索克萨尔。还嫌不够似的补了一个几乎是瞬发的魔法禁锢。


四秒内索克萨尔无法使用任何魔法。


火光中是模糊的人影与更显狰狞的骷髅影子。


都说阴魂不散,这个骷髅又黏上来了。


他的血线在骷髅的啃咬下一点一点爬着降低,外边还有夕夕成玦的虎视眈眈。狼狈到了极点。


石不转第一时间在夕夕成玦身上打出了神圣之火。瞬间让夕夕成玦成为了站在高处的显眼靶子,再次掌握了主动权。


可惜一时间国家队内没有远程。一叶之秋和一枪穿云对视一眼,一叶之秋一矛挑起些许身旁的碎骨至空中,一枪穿云提枪一连串子弹将其送向夕夕成玦。


只是碎骨在空中已然变成了骷髅——系统默认第一下碰到的是一叶之秋的战矛。


“国家队真是在地图上吃了一个大亏啊。”潘林刚刚夸赞完“双一”的配合,转眼看到这样的结果,不由得有些感慨。


该死。孙翔看着向他冲来的骷髅,凛然不惧地向其冲去。一矛将其甩落在地,向着夕夕成玦冲去。


一道神圣之火拦在夕夕成玦面前,一叶之秋身形一顿只得绕路。


谁知夕夕成玦走入了火内,金灿的火焰为暗红的衣袂打上一圈光泽,有几分诡异。


可神圣之火不过是一小团火焰,夕夕成玦的双腿还裸/露在空气里。存在的时间更是只有几秒,根本无法拦住一叶之秋。不过是他刚绕圈避过了神圣之火,现在又要绕回来,一时因惯性慢了些许罢了。


一枪穿云也紧随其后,眼看夕夕成玦已进入射程,枪口却再次被迫转向。又是骑士的挑衅技能。


新秀队聚集在一起的四人早已排好了阵型赶来,说来也好笑,这居然是这场比赛开始来第一个像模像样的阵型。


[全部]流云:前辈别急着走啊

[全部]流云:没结束呢


一句“没结束呢”不知是指刚刚未尽的纠缠,还是夕夕成玦出人意表的行为。


法师角色法杖悬空,神圣之火中有一点蓝光在闪烁——她居然还在吟唱。


蓝光飞快地转换为细线,夕夕成玦悠扬地转了个圈。长发随风飘动,再次服帖地贴在后背的时候,火焰散去,蓝色结界形成。


一叶之秋一矛还未刺出呢。夕夕成玦就先一步用冰线,把自己围在了里边。


观众席一片哗然,导播也不吝惜自己的镜头,一直落在夕夕成玦身上,锁定这晦暗陵园中唯一的光亮。


“真是的。”楚云秀看着屏幕中的夕夕成玦,扶了扶额,“亏我还把双一骗上了战场,她倒好,不依不饶地缠着喻文州。”


不过,干得漂亮。


与楚云秀的赞许不同,温嫄的眉头就没舒展过。这么针对喻文州,甚至把对方逼到了这样尴尬的境地,很容易引起对方粉丝及本人的不满。


“喂,等下的比赛换一下顺序。把蓝雨和烟雨一起分在A组。”好在还有一场比赛,温嫄吩咐道,考虑着一会儿让林珩好好给喻文州道个歉,“微草就换到B组去。”


不过事情的发展似乎并不像温嫄想象的那样。新秀队与国家队的比赛最终以九比十四的比分结束,没能入选全明星的新秀队成员们离开了准备室。林珩作为接下来比赛的A组成员,向之前国家队的准备室走去。


心中想着温嫄的叮嘱,林珩敲了敲门。意外的是,来开门的正是喻文州。


“快进来吧。”喻文州给她让开了一条路,笑得挺温和。还没来得及说些别的,楚云秀的声音就先响起来了。


“我觉得我们烟雨三个人正好可以排在个人赛里。”楚云秀在里边跟黄少天争着,接下来的比赛不过是作秀,林珩刚刚又费了那么多心思,楚云秀可不想她再辛苦了。


“呸呸呸!这可是你们的主场,底下的粉丝都等着你们呢只打个人赛那种两三分钟的东西怎么行!多对不起粉丝啊!”黄少天说道,他和楚云秀熟,争起来可没什么顾虑,“是吧队长?”


“正因为是主场所以我们打头啊,多提升士气!”楚云秀毫不退让。


“你和李华先不说,林珩倒是真的挺适合团队赛的。”喻文州笑着领着林珩进来。


楚云秀看了他一眼,想起了温嫄刚刚给她发的短信。短信的内容她并没有放在心上,她所了解的喻文州可不会因为这种事生气。不过听喻文州这句话的意思,楚云秀又有些弄不懂了。


“团队赛出场吗,挺好的。只是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请前辈指教一下?”林珩接道。


喻文州饶有兴味地点了点头:“非常乐意。”


两人脸上是相似的笑容。


这下楚云秀算是明白了。喻文州并不是生气,只是想推林珩进团队赛进一步观察一下深浅。


林珩却是清楚自己几斤几两,战术风格远未成形,不惧被观察。刚刚是对手,现在若能由作为喻文州队友,或许能更全面地学到些东西。这个交换并不亏。


楚云秀叹了口气,她家小姑娘能不能成为战术家她不知道。


但心是真的挺脏的。

评论(1)

热度(7)

©亭百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