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如伊61

和苏沐橙的那通电话已经是两周前的事情了,楚云秀一边在不耽误训练的零碎时间中找机会,一边思索着如何开口。

我总不能突然就跟人家说“嘿我想通了我觉得还是宝贝你更重要所以和好吧”,这样太奇怪了。每每在放过机会的时候,楚云秀都这样安慰自己。

谁想这一拖就是两周后,有着比赛的调剂,这两周过得非常充实——顺便一提那个陌生的来电也很积极地来了很多次电话,只是都不巧地被训练中的楚云秀忽视了。也只有在楚云秀回到宿舍的时候,才有时间懊恼又没有开口。

难得尽力克服了优柔寡断,下定决心要挽回,可这骨子里的谨小慎微还是在阻碍着自己往前走啊。

楚云秀向远去的一行人挥了挥手,叹了口气。

“周一就可以再见面了,队长不用难过。”李华笑着说。不知道是不是两周前那个热搜的推动,他感觉到两人之间的气氛已经缓和了一些,“接下来不是还要一起拍广告吗,有时间的。”

“你知道的倒是不少。”楚云秀扭头似笑非笑地看了李华一眼。

李华略略低头避开了楚云秀的眼神——总感觉里面有杀气。楚云秀又扫了一眼身边的一圈人:“感觉你们最近对八卦很感兴趣,啊?”

“没有没有。”孙亮和白祁很有默契地摇头,一旁的舒可怡却移开了眼神没说话。

楚云秀自然一眼就注意到了舒可怡的不同。这并不奇怪,主席早早地通知了一部分人在今天去B市。名单尽管在通知时是保密的,但选手群里问来问去传来传去的,早就不是秘密了。

被叫去了十四人。

兴欣乔一帆、霸图宋奇英、微草高英杰、蓝雨卢瀚文、呼啸赵禹哲、雷霆肖时哲、虚空盖才捷、嘉世邱非、日耀白姣姣、神奇郭少。还有烟雨的四人:林珩、姚殊、舒可欣、冯向明。

阵容很完备,应该是联盟根据数据和职业挑出来的最强组合——二十岁及其以下的最强组合。

前辈们饶有兴致地猜测联盟的意图,被选中的人已经带着“被认可”的荣光登机了。

可是还有像舒可怡这样的一批人,尴尬地处在中间。

“名单里我们进了四个,昨天客场赢了比赛,现在积分榜上排第四压了微草一头,三周后就是元旦,元旦后的又有全明星做调剂。听上去很舒服啊?”楚云秀压低音量,又扫大家了一圈后抬腿走到一处人少的地方——他们的飞机还没有到,本来应该在贵宾室等待的,却为了送行到了大厅。

烟雨的几位有默契地围成了一个圈,凑近了些。这姿势既挡脸又方便听训。

“我们固然做的不错,但这成绩不是我们全靠实力获得的。”楚云秀早有打击一下大家的想法了——烟雨这赛季走得太顺,偏偏公关部又不停地炒作渲染,“先说那个名单,进了四个又怎么样,轮回一个都没进呢,难道是他们弱吗。”

“还有,如果袁柏清再小一岁,真的还会是向明被选进去吗。”

“同理还有秦牧云,是第九赛季的孩子吧,”楚云秀看了一眼舒可欣,“他成为选手的年龄有些大,不然也不该是可欣。”

“再考虑一下那些接触荣耀时间也跟他们差不多的人,比如唐柔。如果不是什么‘二十岁’的狗屁限定,这名单恐怕要重写一遍吧。”

“再说名次。微草经历了上赛季的教训后,王杰希已经多少场没有出战团队赛了?兴欣则是在新阵容的磨合上花了点时间,前期丢了不少分。常规赛赛程已经过了小半,后面的角逐才会越来越激烈。”

“我们很好,但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好。”楚云秀说到这里也就打住了,“我希望这赛季能和你们一起走的远一点。八强自不必说,四强呢,再往后呢。”

“不说我们现在只是常规赛的第四,就是季后赛的第四又怎么样。两轮游而已。”楚云秀心安理得地接受了李华偷偷竖起的一个大拇指,她抬头看了眼表,“时间差不多了,走吧。”

楚云秀领头往升降电梯走去,也许是受了她那句“两轮游而已”的刺激,白祁在电梯门关闭的一瞬间冲外面大喊了一句:“要拿冠军!要在季后赛里至少赢六场比赛!”

孙亮无语地扶了扶额:“完了,明天头条就是烟雨某队员因太想拿冠军竟在机场做出这样的事。”

“幸好电梯里没有人啊。”李华无奈地接道,他刚刚可是拼着手速摁下了关门键。

“队长,能借一下训练室钥匙吗?”舒可欣出乎意料的平静。

“经理那里,飞机上找她要吧。”楚云秀看了舒可欣一眼,思索着一会儿到了S市后要不要陪这姑娘练几场。

旁边白祁插进了两人的谈话:“所以欣妹子你是下午要去训练室吗?带我一个呗——好像昨晚比赛方锐前辈又什么了不得的大举动,我想回去看一下兴欣昨晚的视频。”

“随你们吧。不过我说刚刚那些可不是希望你们盲目练习追求数量的。注意休息,先维持好状态。”电梯门打开,楚云秀摁住开门键,示意几个队员先出去。

“肯定的肯定的,大周末的谁阻拦我休息我跟谁急,”白祁伸了个懒腰,“不过也真是好奇啊,他们到底去B市干什么呢。”

“你这脑回路还真是,”孙亮嫌弃地看了白祁一眼,“聊着聊着又回去了。”

“好奇嘛!”白祁接到这个嫌弃的眼神就不干了,回瞪一眼,“这可是头一回,上一次主席叫一帮选手过去是因为什么?因为叶修大神!这次风平浪静的又没什么大事......”

“反正等他们回来就知道了。”李华也有点好奇,他今年二十一,不多不少就比要求的年龄大了一岁。去年选国家队挑十四个人没轮到他,今年又挑十四个人,却又刚好错过他。多少还是有一些不甘心——虽然根本不知道这一次的十四个人要做什么。

“如果主席把话说清楚的话。”做了那么多年队长,楚云秀也算是对冯宪君的脾性很了解了,“怕就怕他扯一通有的没的在那儿卖关子——如果真是群里猜测的那个,恐怕主席不好明说吧。”

李华低低地“嗯”了一声。

怪不得他们多想,实在是“十四”这个数字太微妙了。

感到好奇的远不止他们这一帮吃瓜群众,被喊去的那十四个人也同样如此。

几个小时后,他们都陆陆续续来到了联盟总部的一个会议室里。对于这帮孩子来说,可都是第一次进来。

可能是因为第一次来这里的局促不安,也可能是彼此不太熟悉的缘故。他们多是找同一赛季相熟的朋友交谈,偶尔有人进来就抬头问一声好。

“唉。”冯宪君对着摄像头传出来的画面叹了口气,他现在居然都有些怀念叶修。想想开世邀赛会议的时候,叶修一进来,那些个选手就像是找准了猎物的猎人一样,一致对外,多和谐多团结啊,“幸好今天把他们召了过来,不然可怎么办呢。”

“这十四个孩子多是性格沉稳或者腼腆的,一时之间聊不活络也正常。”秘书在一旁笑道。

“这次听那封信远的倒真没错,也不枉我答应了那个要求。”冯宪君感慨了一句,慢悠悠地站起身来,“走吧,去会议室。”

林珩在会议室里待着倒不算难受,她旁边坐着白姣姣这个自来熟,再带上舒可怡,三个在女选手群里偶有交流的姑娘,聊起来也不会特别尴尬。

门被推开的声音不大,但所有人都默契地转过头去,骤然安静下来。

“主席好。”不知道是哪个乖宝宝带头说了一句,所有人也就跟着问好。

“哎好好好。”冯宪君现在又觉得沉稳腼腆点也挺好的,要是换了国家队那帮人,哪会这么乖巧地跟他问好啊。

他夸了几句选手们的年轻有为,又说了几句你们可以在私下多交流交流推进荣耀发展的官方话,饶是林珩清楚主席的说话风格,也不免有些厌倦。

“这个,几周后就是全明星了,”冯宪君兜着兜着总算靠近了重点,“投票通道我一直都关注着,你们中的好几个人排名都不错啊。这样也就有可能参与进最后一天的大混战了。”

“但是呢,这个机会难得。我们和主办方烟雨的想法是,在最后一天,加一场比赛。对战双方就是你们,”冯宪君故意停顿了一下,扫了一圈十四个孩子的神情,对他们的平静表示满意,“和国家队。”

“当然,由于叶修不会出场,我们会邀请韩队韩文清来参与这个环节。”

“为了更好的展示联盟少年们的精神风貌和技术水平,希望你们呢,私下里多接触接触,配合一下。”

“我知道你们对全明星赛不太上心,但这毕竟是个难得的机会,可以挑战一些,平时没能交上手的前辈。”

“最后,”冯宪君的目光锁定在了林珩身上,“我的意思是希望林珩能来带队。当然,你们也可以自己做选择。”

“后面的时间留给你们,隔壁屋室的电脑可以随意使用,做一些战术安排或是切磋都可以。”

“只有这些吗主席?”有人没忍住问了一句。

主席缓缓回过身来,盯了那个人好一会儿。

评论

热度(4)

©亭百枝 | Powered by LOFTER